“音符起义”=主教扎

设定上是主教女伴担当,Mozart估摸着就博士担当了,双双携手同心拯救萨尔茨堡,很OK。


——


世界上没有什么能阻拦Mozart想去哪儿,除非他自己换个方向,不等Arco先一步向Colloredo通报这位气势汹汹的乐师不知什么原因又重新折返,Arco联想到Colloredo近日着手拟制财政削减一块的指令,不禁怀疑Mozart是不是在刚刚瞧见了什么不该他看的。


怀表因拇指上抵缓缓推出一条缝隙,窃窃私语萦绕着条条向外挥洒而出的淡金细粒,Colloredo尝试倾听那些细碎的话语究竟在说什么,无数声“Mozart”像是在寻找那位桀骜不驯的年轻乐师在人世间留下的痕迹,它们目标明确地扑向...

2017-09-15

深夜看完蒜的更新一段逼逼

“相遇本身難道不是創造宇宙万物式的偉大嗎?”

是,當然是,相遇創造了世間萬物,天堂地獄,它給了石岡和己一個天堂泡沫般地幻影,又將他送往地獄,一個平庸的,乏味的,只得自怨自艾,時時刻刻自我否定又必須堅持著活下去的地獄。

可這算什麽?

石岡和己不止一次想過死,他當然也嘗試過自殺的手段,他曾眺望遠方的海,曾漫步在山下公園的道上,他曾凝視著白鴿振翅飛向雲端,聽著教堂的鐘聲敲響在心底。

他曾,曾經擁有了一切,如今,他卻只有他的倒影,他看著自己的陰影,彷徨無措。

御手洗曾和他說過,“石岡君,是你喚醒了我,你拯救了我。”,這樣的肯定使石岡痛苦,他既相信御手洗看人如何精準,又希望唯獨在自己身上,御手...

2017-09-13

“音符起义”=主教扎

胡博士AU,假如Mozart是个时间领主,也许是,也许不是,但不管是不是,他都将拯救世界。



——

Colloredo正着手拟制一项即将颁布的财政体系改革的法令,他在公文上的一个个廷臣的名字上勾勾画画,直到Arco躬身示意有乐师来访。Colloredo笔尖一停,眼中落入的恰好是Mozart一家。


“几人?”


“只有小莫扎特。”


“让他进来吧。”


前一天晚上,Arco还和自己提及Leopold特意为先前Mozart无礼粗鲁的恶行连连道歉,此次拜访早被老Mozart做好铺垫,Colloredo意外于这位护子心切的父亲并没有随同一并前来,他高估了他的儿子顺从权势的可...

2017-09-13

“音符起义”=主教扎

 胡博士paro背景,匈扎,主教扎,不相信自己的耐性(。写不长,尝试自我鞭策,反正结尾写完了,部分捏他自胡博士。


——


比姆贝尔哼哧哼哧地打着响鼻,它的前爪刨着冻得硬邦邦的土壤,Mozart向它打了个招呼,可这条小母狗像是忘了主人的声音,仍旧不知疲倦地执着爪下浅浅的坑洞。没法儿,Mozart只好双手将它抱到一旁,而比姆贝尔绕着Mozart的小腿,棕白的尾巴时不时地晃打着它们。

“嘘嘘。”

Mozart只好蹲下身,他先是抱着他心爱的猎狐小母狗亲吻了一次两次,平息了它奇妙、不知原因的躁动后,他双手扒弄着比姆贝尔刚刚奋力抓刨的地方,好在土壤已有松动的痕迹,想挖出来什...

2017-09-12

梗属于 @杂物堆放地  我,…,发挥一下x 写给他x

出乎意料不應屬於凡人嗎?如今,美神之子嘗試著又一次揮開黑暗中糾纏不休的摸不著頭腦,金箭射中了他的心,這是第一種討人厭的出乎意料,而Tybalt,在如何對待屋子里的多餘的兩個人犯了愁。

也許他該用他的箭為這另外的兩位年輕人牽上愛情的絲線,但在那之前,他更想一隻手一個將他們挨個扔上懸崖,給我乖乖地待在懸崖邊,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場合里實在是失禮。

動用一些手段,屬於神靈特權的那些伎倆,總之,Tybalt重新創造了一個只屬於兩個人的環境,親吻是適合喚醒萬物的初晨的第一縷光,而他的吻,蒙受著愛情的寵溺,他得到的是一場熱情四溢的回應,Tybalt...

2017-09-09

前提:匈扎,如有ooc,我沒法兒拯救自己的腦子。 @ModestBreeze

科洛雷多没有在一开始就抓住沃尔夫冈,他描摹了一个有关于沃尔夫冈的梦,他尝试着用小音乐家笔下的音符构建,他努力地去向沃尔夫冈靠近,他能轻而易举地想象出,假使沃尔夫冈在他的面前,这个肆意妄为的小天才会如何冒渎规则,可他?他却没法踏出那一步,因此他的梦总是失败的。

他会在梦中抓住沃尔夫冈,他会拥抱沃尔夫冈,在他的唇上给出亲吻,他能感觉手掌之下仅有一层布料阻隔着他与沃尔夫冈肌肤相亲——从未被拒绝,科洛雷多没有觉得这中间出了差错,但每一场梦的收尾,都是他将沃尔夫冈推向了阴影。

每一次的开场都是在那半球形的世界中央,幽暗...

2017-09-08

这儿发一下,送给你, @杂物堆放地 没有你坚持不懈地卖安利x ,就不会有猫王子,也不会有它。
如何用爱发电,你给出的开始,这是回报。

2017-09-05

前提:匈扎,可能會ooc,沒字幕光憑感覺和德扎字幕的印象來了。

感謝 @ModestBreeze 的匈扎糧食,很短小,寫給您,望您不嫌棄。

Colloredo 又一次想,他逃走了,這個念頭不止一次叨擾了他處理公文的效率,他甚至略過了眼前的公文,翻起來那個無恥之徒留在薩爾茨堡的譜子,最初的那一份,那份被他當著無賴,混蛋的面一張張丟出去的譜子。他不可自拔地又一次沉溺在了這片旋律織成的海裡,儘管他將這些旋律爛熟於心,他卻不懂何為厭煩,似乎只要作曲家的名直通向“莫扎特”,他就無法體得厭倦。

他嘆息了一聲,終於又將注意力放在被他遺忘多時的公文上,不可避免的,沒多久,他再一次想起他的過失,他向理智禱...

2017-09-04

Tycutio -dreams

-匈罗朱,梦境的画面源于我亲爱的Mercutio ,我为他展开续写,将之作为礼物送给他。

谁都没个好样,灰头土脸,狼狈不堪。硝烟在滚着火舌的建筑间四处流窜,疼痛像是块擦不干净的霉斑生长在每一处擦着血污的伤口上。

“Mercutio,Mercutio。”

他们迎来一道分岔路口,三三俩俩胡乱地交付出人生的方向,Tybalt 喊住了Mercutio ,他们站着相背的方向却相对而立,在这种时候,一向抗拒主动伸手的Tybalt 走向另一方向,但他已经选定了他接下来的路,这是个短暂的告别。

Tybalt 看见Mercutio 的视线乱晃,晃过逃出来的每一张战友的脸上,但有一抹余光自始至终都停靠在他...

2017-09-02

音乐剧相关汇总

01 法扎   JCS paro
你本来有机会的!
萨列里躲在诸多嘈杂之后,他挺直身板,厚重华贵的帷幕掩盖了他一半的身影,拥挤的人群更是吞没了他投向最前方,那个闪耀着光彩,被捧上神坛的男子的视线。
你本来有机会的。
这句话有多么的无力,萨列里攒紧他的双手,指尖深陷手心,漆黑的甲面引出丝丝鲜红。喧嚣沸腾的人声忽的像是被谁压了下来。人群如海水向两侧分开,他曾注视的,他如今未注视的,而他将注视的,那所谓的主正向他走来。
“萨列里。”
他的声音里有着自云端挥洒而下的光辉,有着清晨悦耳婉转的鸟鸣,有着翩翩舞动着的蜂蝶。
他的声音揽括了世间万物。
萨列里有那么一秒失神,也许是一秒,也许更久。这份间歇...

2017-08-23
1 / 24

© Gsssssss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