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佔卜

1
今天的星座占卜是,已婚者為另一半做一顿豐盛的晚餐,對方會大为感动。
“親愛的,這是你特意為我做的嗎?”
我的妻子,驚訝於一桌豐盛的菜餚,她的雙手交疊在柔軟的胸脯前,棕黑的眸子裏的情感真實又自然。
我想要的得到了回報。
“是的。”
於是我這麽回答道。
2
今天的星座占卜是,他人會將未完成的工作交托給你,不可推卸,不可抱怨,要表現的大度,不然會被報復。
桌上又堆了一份需要錄入電腦的文件,我抬頭向周圍詢問是誰放了它們。
一個新面孔站出來,用著“這裏我不大懂,前輩請拜託你幫忙了”的說辭打发了我。
明明是麻煩我,讓我幫忙,為什麼他的眼睛卻沒有注視著我?連這點誠意都沒有嗎?
我當即就想拍桌子,把那堆屬於他的文件砸向他那張令人...

2017-05-20

似是故人来

*梦枕貘《阴阳师》笔下的安倍晴明/源博雅

*与新雪的梗很相似,在如何起名上稍微踌躇很久。

一贯含蓄的写法。

“我等了他許久。”

時光流轉,庭院裏的櫻花開了又謝,残花败叶鋪了一地,風景卻好似未曾變過。

白衣陰陽師仍舊坐于長廊下。

湛湛晴空無雲。

“他知道嗎?”

他沒有回話,神色隱約流露出些許哀傷。他沒有掩飾他的真情,因無人能體貼到他的情感,再送上幾句關切敦厚之詞。

日光柔和。

何時有了雲,何時有了風,何時有曲音自遙遙天際而來。

又是何時,落了雪。

雪粒纯白无垢,像極了他記憶里的故友的魂魄。

白雪融化在陰陽師的指尖。

雪水滴落在陳舊的木板上,陰陽師的臉上的哀傷像是被白雪...

2017-05-17

新雪

——新雪

*梦枕貘《阴阳师》里的晴明/博雅

*背景隐晦,埋了点梗

“晴明呐。”
何时打盹了呢?晴明悠悠转醒,友人的话语刺破周遭黏黏糊糊的懒散,生生把迷糊着的阴阳师拉了回来。
“怎么了,博雅?”
“今年下雪了吗?”
两人的对话总是这样,没什么主题,或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晴明低着头回忆着前些日子,若是下雪了,这讯息总会在问题出现的一刹那就从繁芜的记忆中脱颖而出。
“没有吧。”
既然没有,那就是没了。
“是少了什么吗?”
“是它们不愿意降生吗?”
博雅指腹摩挲着朱雀门的妖鬼赠送的笛子,意有所指。
“之前遇到了什么吗?”
“说是遇到,倒不如说是参与了什么。”
“雪?”
博雅点了点头,晴明等了许久,但博雅并没有将他的笛子...

2017-05-15

我的大脑真的出现了智力退化的现象吗?

御手洗也不是医生,他甚至没有用医院里那些奇奇怪怪的仪器测量过我的脑袋,就是在日常生活中的某一天,像是背诵台词很久的演员,自然地在我面前说出了这句话。

他很多时候是不搭理我的。

抑郁症犯了的御手洗大多时候是把自己封闭在他的房间里,我曾担心过他的房间有窗户,会不会出现哪一天他想不开从五楼的窗户翻下去,我在一大堆生僻的书籍里翻找着治疗抑郁症的方法,偶尔却也寻找着什么算是智力退化。

我和御手洗相处也有五六年了,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各做各的事情,除非有了拜托御手洗解决的案件,但解决案件并不能给我们带来多少收入,我还是得做着一些插画工作,补贴日常开销。好在之前出...

2017-05-12

他真不知道吗?
他真对此一无所知?对注定的离别,对心照不宣的埋怨,对未曾脱口而出的愤怒、自卑、恐慌,他真不知道?
都说伫立在金字塔顶端的神的心是如水晶通透,可折射出世间万物,那些隐瞒的,未说的,纵使藏起来也没有用。
不然又怎么能称之为神呢?
但神活在世间,活在他这么一个凡人身边,受他照顾日常起居。
他又如何展现他的神性?
在犯罪者们编织的试炼之中,他伴随在神灵身侧,见他施展神迹,解开隐藏在人性之恶背后的谜团。
世人为此轰动,为之蜂拥而至,奉上诚心的贡品。
这就是御手洗的魅力。

我确实被你拯救了,多年以前,甚至如今,哪怕我居于牢笼之中,但我确实活着,活在无数人之中,被诸多未曾谋面的受害者需要,...

2017-04-29

我都不相信我喜欢你,你自以为是什么呢?


#这是一则偏题作文,这句话的戾气太重了,我用以诠释它的故事却撑不起它的刺。

“没有办法理解吧?”
“哪里,哪里。”
刚刚我走神了,因此他说了什么我都忘了回应,是被发现我发呆了吗?我假装看着他身侧的走廊,视线装作不经意擦过他的脸。
似乎没被发现。
但他却突然笑了起来。
我疑惑地看向他,他的眉眼柔和,瞳孔里亮着星星点点的笑意,我确定现在是白天,宽敞明亮的玻璃窗承载着喧嚣灿烂的日光,有些感觉并不真实,就好似我现在以为我坐拥一幕如墨星空。
他在偷笑什么呢?我小心谨慎,未将这个问题暴露在他的面前,我很擅长隐藏自己的心思,可能是有过许多重复的经历,如今的我,比起草率地将我的心捧出来,我更乐意藏着掖着...

2017-04-25

金鱼花火

金鱼花火

柯罗

*标题与正文相关性不大
*平地摔之后看见了朝思暮想的对象

毫无征兆,脚下并不存在着障碍物,双臂在空中徒劳挥舞几次也没拯救的了失衡的身体。

唯一称得上心理安慰的,大概就是这一幕没有被任何人看到。

特拉法尔加 罗眨眼之间便整理好了装束站好,彻底地忽略了他刚刚平地摔的事实。

“噗——”

迎接着罗呯呯直跳的内心的是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笑声自然而然融化在空气中,流淌进罗的心里。

……?

“什么啊,在就说一声吧?一声不吭看着我摔跤,还发出这种嘲笑。”

“没有没有,只是很难想象罗你也会平地摔呢。”

“这又不是你的特权吧?”

这时候罗的语气已经很偏离他平时一贯的冷淡,隐约可...

2017-04-13

停靠点 02

达芬奇?雷昂纳多 达芬奇?那家伙不只是个画家吗?

谁能保证他不会像其他依附奥迪托雷家族的懦弱之辈在这种时候翻脸不认人,仇恨蒙蔽了他的内心,但艾吉奥却秉持着理性考虑着眼下的问题。

如果到时候他要举报自己的话,打晕就好。

怀揣着这样的警惕,艾吉奥叩响了雷昂纳多住处的木门。

迎接自己的是意料之外的热情和关切,他是真心实意的吗?艾吉奥怔怔地将父亲留给自己的,损坏了的袖剑递交给达芬奇。

事实上他在奥迪托雷家族出事前,并没有和达芬奇有过多的交往,见面的机会向来是母亲要他帮忙将这位画家的画作搬回宅中,一路上三言两句并未有更多的交流。用个糟糕的比方来说,比他挥在帕奇脸上的拳头的次数都要少得多。

可...

2017-03-27

停靠点 01

他失去了一切。

佛罗伦萨的晴空碧蓝如洗,不久前崩塌的三条性命没有给这座城市带来半点儿阴霾,扣上“叛国”的污名从此奥迪托雷家族就此成为耻辱的代言词,和风扬起背后的披风,艾吉奥眯着眼试图让远方高处那丝闪闪发光的玩意儿能更清楚些。

那是什么?

即使不去探究清楚也无妨,但内心就是有股意识驱动着自己,看不清楚就再靠近点,直到距离足够近,承载着漫布的光辉的是曾经佩德鲁齐奥请求他收集过的羽毛。羽毛在木架的顶端熠熠生辉。

艾吉奥踩着绳索,轻而易举地取下了羽毛,他将之收进怀里,但这一回,他没有可以再给予的对象了。

也许下次应该找个放置这些羽毛的箱子。

这样的举动没什么意义,艾吉奥清楚这一点,但这是他...

2017-03-27
1 / 23

© 侧刀轻挑。 | Powered by LOFTER